每天都跑步,然後堅持30年是一種什麽體驗?

陳宗宪 2017-01-10

跑步難嗎?其實真的不難,只要邁開腿出去跑就是了。然而跑步卻非常難,難的是一直堅持下去。

撰文:橙橙 編輯:洛葉

有這麽四位女性,她們每天都出去跑步,這一下子就堅持了30年。厲害了,我的奶奶!

Favor就是其中一位,她經常聽到有人叫自己瘋子,不僅因爲她每天都跑步,而且快堅持32年了。“也許他們這麽說我是對的。”Favor說到。

在美國,有一個不間斷跑步協會,他們認證的每天都跑步堅持至少30年的女性有四位。

什麽是不間斷跑步呢?是這樣定義的:每天都要跑,每天跑的距離至少是1英裏(約1.6公裏)。

(Facebook總裁紮克-伯格今年年初曾定了一個跑步計劃,每天跑步1英裏,堅持一年,累計跑365英裏,目前裏程數已經達到。)

目前堅持時間最長的女性是來自佛羅裏達州的Lois Bastien,今年79歲,已經連續奔跑了36年半。堅持時間第二長的是75歲來自北卡羅來納的Barbara Latta,到今年12月份,將達到33年。堅持時間第三長的就是文章一開頭提到的Sue Favor,她是這四人當中最年輕的,今年49歲,從高中時開始跑步。堅持時間第四長的是58歲的弗吉尼亞人Judy Mick,已經堅持了31年。

今天就說說其中三位的故事。

Barbara Latta

上世紀70年代,在往前幾年,波士頓馬拉松還不允許女性跑者參賽,Latta那時還是一名小學的圖書管理員。那所小學的校長就是一名相當不錯的馬拉松跑者,他看到Latta每天都會步行,然後就告訴她,你應該跑起來。她決定嘗試一下,於是一段不可思議的旅程就這樣開始了。

“有一天放學回見,我跟我幾個兒子說,我們應該出去跑一跑,他們沒一個人同意。”Latta說,“所以我就自己出去跑了,那天跑了1.5英裏(約2.4公裏)。第二天我跟校長說,他說,非常好,每天都應該去跑,不要停。一旦你某一天不跑,那麽就可能不會再跑了。”

後來,校長一到周末就監督她,鼓勵她。幾周之後,他非常驚訝Latta已經養成了良好的跑步習慣,自己都不敢相信。

Latta的哥哥給她買了第一雙跑鞋,這一雙鞋被她穿到不能穿爲止,她自己才買了第二雙鞋。她最喜歡的路線是奔跑在家附近的山地與樹林裏。

就這樣,她堅持了10多年。某一天,她看到《華爾街日報》有一篇關於不間斷跑步的報道,然後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創造了一個不間斷跑步的紀錄。

“我已經養成了非常好的跑步習慣。在我思考要不要出去跑時我已經起床出門了。”Latta說,“我的專業是圖書館學,總是能將事情捋得非常順。”

爲什麽堅持不間斷跑步的女性會這麽少?她認爲,因爲早期不允許女性參加運動。當她第一次跑步的時候,很多孩子對她指指點點,然後轉頭跟自己的媽媽說,“看, 那個女人在跑步。”

“那時女性跑步是稀罕事。在運動領域,一開始男性就占有絕對統治地位。”Latta說,“即使到了現在,這麽多年過去了,他們仍然專門組建女性足球隊。我們是最後被允許參與大部分運動的。”

Judy Mick

她來自西弗吉尼亞州的劉易斯堡,最開始跑步是因爲她喜歡一個男生,而那個男生喜歡越野跑,她這麽做是爲了能讓自己喜歡的人多看她一眼。沒想到,她後來發現自己對運動的興趣,要遠遠大於對那位男生的喜愛。

後來她搬到了羅阿諾克,仍屬於弗吉尼亞州,就經常跟幾個大學要好的朋友去跑步。有一天,他們決定看看到底自己能堅持不間斷跑多少天。Mick的朋友後來都逐一放棄了,只有她沒有。她非常享受穿著奔跑的感覺,完全沈浸其中了。

“雖然一開始是爲了堅持不間斷跑步,但是當我堅持了一年之後,我才想去堅持更久時間。”Mick說,“我從不會去想‘我必須去跑。’我就是穿上跑鞋,然後去跑。”

最開始的10年,她每天的跑量都很大,隨著年齡變大,我跑步的裏程逐漸減少,但每年還會至少跑一個半程馬拉松。

“我和我丈夫有自己的事業,而跑步能非常好的釋放壓力。”Mick說,“更別說跑步時看見的風景。很多次,我告訴我丈夫,讓你看看我在跑步時看到了什麽風景。”

Mick和Latta一樣,也認爲早期不讓女性參與運動是導致很少女性能如此長時間不間斷跑步的原因。

“我很確定,很多的女性得不到家庭的支持。”她說,“特別是你在街邊幾乎看不到運動的女性。”

Sue Favor

她在俄勒岡州尤金長大,熟悉田徑的同學應該知道,尤金是美國田徑之城。Mary Decker Slaney和Alberto Salazar曾經是這裏的精英跑者。Favor14歲的時候開始跑步,經常能看到他們在訓練,有時候會被他們超越。

高中的時候,她停跑了一段時間。高一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Favor遭遇到了人生一次低谷,整天都背負著巨大的壓力。後來她求助老朋友,在聖誕節前幾天某個夜晚出去跑了1.5英裏(2.4公裏)。那一次跑步讓她的壓力瞬間釋放了,這以後跑步成爲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東西。

到了第二年一月份,Favor參加了一場比賽,才意識到自己已經不間斷跑了2個月。但即使那時,她不僅壓力完全沒有了,而且幾年之後也沒想著會繼續堅持不間斷跑步。跑步不僅是她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已經成爲她心跳的一部分。生活在田徑之城,所以Favor很容易能一直堅持跑下去。

早期跑步給我帶來的好處就是可以去很多城市。Fvaor已經在北美122個城市奔跑過。因爲跑步,她能更加近距離感受祖國大地。在西雅圖的時候,她每天跑兩次,隨著年齡增大,每天跑一次。她會從一個街區跑到一個街區。

她們之間的相同與不同

Latta和Mick會參加半程或者更長距離的比賽,但Favor從來不參加比賽,只是每天在家附近跑步。

30年來,Latta和Mick能一直堅持跑步,也因爲她們從來沒有出現重大疾病。而Favor曾在2008年患有急性肺炎,但她仍然堅持跑了1英裏的距離。Favor的膝蓋還有一些問題,這讓她不能跑特別長的距離。

雖然有一些不同,但是相同的地方遠遠要多得多。

她們三人都是早上跑步,這也是她們能夠一直堅持30年的關鍵所在。她們還都將跑步看做是“私人專屬時間”。

“我每天早上5點起床,然後出去跑步。”Latta說,“沒有人想和我在淩晨5點見面,我也不想和任何人在淩晨5點見面。這是屬於我的時間。”

Mick和Favor也是每天早上5點起來去跑步。Mick說,自律和堅持是她們與普通跑者之間的區別。“跑步不僅僅是我要去做的事情,而是已經成爲我身體的一部分。”Favor說到。

Mick在休假的時候也會去跑步,她的丈夫對此非常支持,因爲他看到妻子如何通過跑步慢慢變得更好的。她的朋友也都知道不管自己在哪,每天都會去跑步。

隨著年齡增加,她們三會更加注意每日的拉伸,並在更軟的路面上跑步。

“有時候我會感到沮喪,速度變慢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奔跑了。”Mick說,“但是,很多和我一起跑步的人現在都不跑了。”

在過去10年,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不間斷跑步的行列。僅全美不間斷跑步協會有記錄的就多達500人。他們中大部分都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每天都跑步的消息,記錄堅持的天數,並尋求支持。不過,Mick、Latta和Favor覺得這種做法有些不能理解,她們當年並不會記錄天數,也不會去尋找繼續跑下去的動力。

“我從來不會逼迫自己去跑步。對我來說,跑步是很自然的事情。”Mick說,“跑步是我的第二天性。”

“我從來不覺得跑步對我來說有什麽特別的,這是我每天早晨的例行公事,就像起床,吃早餐。”

每天早上去跑步,你會看到很多美麗的風景,也會看到很多野生動物。“今年我看到了很多鹿和羚羊。我非常喜歡這種感受,跑著跑著突然一只動物躥了過來。當然,還會看到鴨和鵝。”

图片/文字来源于网络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相關新聞更多

您可能喜歡的: